*ST步森内斗花样层出 临时股东大会取消 深交所火速问询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20日
       北京报道, *ST步森的内讧连环上演, 花样接连上演。 9月2日, 原计划两个月的*ST步森(002569.SZ)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一场“闹剧”中落幕。当晚, *ST步森发布公告称, 受股东东方恒正相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, 证人律师无法正常参与股东大会的证人工作, 故本次股东大会被取消并在另一天举行。 9月3日, 深交所发出关注函, 要求*ST步森说明取消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和合法合规性, 以及取消现场股东大会的理由是否与本次股东大会的内容一致。公司披露。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致电*ST步森, 对方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。值得一提的是, 东方恒正发表声明称, 公司相关人员和中介机构频频受到P2P爱心投资者的威胁和骚扰, 并对赵春霞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提出质疑。股东大会在一场闹剧中结束。 9月2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, 原是审议免去赵春霞、冯雪、白亮等八名董事或监事的议案。其中,

赵春霞为*ST步森董事长, 公司原实际控制人。
       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, 闹剧的起因是“证人律师”和P2P平台爱投的部分投资人退出。 9月2日, 临时股东大会开始前, 一位自称来自“北京京京律师事务所”的“证人律师”称, 在会议召开前, 他收到了一些由于投资者的恐吓和威胁, 他退出了本次会议的“现场见证人”。随后, 股东大会召集人监事会突然宣布终止股东大会。现场有股东认为, 退出“现场见证人”的律师是临时聘请的监事会, 而非*ST步森常年法律顾问——锦天城律师事务所, 从而怀疑该见证人律师辞职的理由是受到威胁。 , 可能是监事会故意做的, 因为监事会成员也是本次会议解聘的对象。 9月2日晚间, *ST步森发布公告称, 在股东大会召开前,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委托见证股东大会的两名律师称, 受到公司股东东方公司相关人员的干扰和施压。恒正参加会议前。相关人员以与晶晶律师事务所管理层朋友为幌子向执业律师施压, 并就其参加本次股东大会现场见证提出意见, 使见证律师无法确保其充分参与本次股东大会。行使见证本次股东大会的权利,

见证律师不得参加股东大会见证工作。 “鉴于事件的突发性, 继续召开会议可能会损害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。监事会主席、本次股东大会主持人刘岩宣布, 股东大会将被取消, 改日召开。”本公告发布后, 深交所迅速要求说明取消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和合法合规性, 以及取消现场股东大会的理由是否与上述一致。公司披露。至于东方恒正相关人员是否以京京律师事务所管理层之友的名义对“证人律师”作证施压, 目前, 东方恒正没有进一步回应。本报记者尝试联系东方恒正,

未果。
       不过, 东方恒正此前发布公告称, 其公司相关人员和中介机构频频受到P2P爱心投资投资人的威胁和骚扰, 并对赵春霞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提出质疑, 原因是投资人称赵春霞团队动用了P2P资金。从舆论战到官司战, 东方恒正持有*ST步森16%的股份, 是公司第一大股东。该部分股权通过司法拍卖获得, 原归属于*ST步森控股股东重庆安建汉实科技有限公司。虽然是第一大股东, 但东方恒正尚未取得实际控制权。而长期“海外休养”的董事长赵春霞, 依旧是公司的掌门人, 掌控着董事会。
       从日常的商业决策到董事会席位的争夺, 双方此前已经经历了几轮角逐。本次临时会议由东方恒正等五名股东发起。最新一轮角逐仍于8月14日开始, 东方恒正提交《关于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议案的函》, 要求选举王春江、杜欣等6人担任非- 公司的独立董事。随后, 深交所向*ST步森发出问询函。在*ST步森出具的《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》中, 步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五名股东重庆新三威投资咨询中心张兴良、孟祥龙、张旭均直言声明称, “以赵春霞为首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, 赵春霞本人跑路了。”东方恒正表示, 中小股东我非常担心上市公司的现状, 对现任董事会、监事会和管理层表示严重不满。强烈希望尽快启动管理层更替,

尽快改善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, 力争最大程度的扭亏为盈。实际控制人逃跑成功引起舆论关注, 赵春霞控制的现任董事会处于劣势。 8月28日, *ST步森发布澄清公告称, “董事长赵春霞虽然因身体不佳正在接受治疗, 但仍坚持通过电话会议等方式参加董事会和公司经营管理会议, 正常履行职责。”事态刚刚缓和, 没想到*ST步森又出手, 将东方恒正告上了法庭。 8月30日, *ST步森发布公告称, 已收到本案受理通知。
       公告显示, 公司作为原告于2019年8月19日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《民事诉讼》, 起诉被告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不作为上市公司股东。天眼查显示, 东方恒正确实在2016年被吊销了营业执照。但在9月2日*ST步森披露的关注函回函中, 东方恒正表示并未被吊销营业执照等重大行政处罚。近三年受过处罚, 符合上市公司收购条件。至于案件的进展, 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。然而,

双方打得眼花缭乱, 双方各执一词, 公司管理层一片混乱, 让投资者感到“累”。现在是2019年下半年, 根据上半年的亏损情况, 是*ST步森护壳的时候了。剩下的空间不多了。 8月28日, *ST步森发布2019年中期报告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.81亿元, 同比增长4.35%;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-431.7万元, 上年同期为-1273.6万元。虽然亏损大幅收窄, 但未能扭亏为盈。如果2019年不能实现盈利, *ST步森将被摘牌。知名财经评论员郭士良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 公司正处于保壳关键时期, 现在内讧严重, 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受阻, 这是极其不利于公司保护其外壳。如果主营业务不能有效扭转, 则需要对公司管理层进行改组, 这也是投资者和股东合法权益的关键。 》编辑:刘春艳主编:陈峰